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与父亲一笑泯恩仇

发布时间:2020-07-13 11:03:38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回忆起小时候,父亲对我少有的几次心血来潮的教育,几乎全部是以威胁恐吓为形式的。

我爸爸有一双骇人的大眼,还有黑压压杂乱的浓眉压在眼皮上。每当他想传授给我什么的时候,他就会突然猝不及防地靠近,提高音量,舞动他的浓眉,圆睁着眼睛,提醒我,我已经进入了他的怒气领域和力气范围。

当然,技术上,我爸从未正式打过我,但是他发明了一种恶作剧的施暴方法,就是高高扬起他的巴掌,低头瞪着我,做出要掌掴的姿势,刹那间蒲扇式的手掌扇下来,结果只是和自己的另一只手掌拍击,在我耳边制造出巨大的声响来。我吓得一抖,我爸大笑不已。

这个拙劣的把戏一直贯穿我的婴儿和幼儿阶段,然而我却从未真正意义上破解和免疫。每当高高的巴掌的阴影落在我身上,我还是会瑟缩,还是会发抖。这种恐惧建立在不确定性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的大赦会失效。

以前,我只是把我爸这种恐怖的恶作剧,慈爱地体谅成情商不高和缺乏技巧。后来,我却在很多父亲身上看到了这种惊人的相似。

我曾目睹过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惩罚。父亲怒气冲冲地从衣柜中拿出好几条皮带来,放在椅背上,让孩子作为刑具备选。然而他最后却没有真正施暴。用卡夫卡的话说,他只是想让孩子亲眼目睹被绞死的所有准备工作等到绳索、大刀、砧板全部各就各位了,才宣告大赦。

此时,父亲的潜台词已经呼之欲出了:他要让孩子知道自己是被幸免的,是被恩赦的,你的生命是父亲功德无量的馈赠,所以你应该时刻保持兢兢业业的负疚与自责。

很早很早以前,心理学还没发明出来的时候,人们就发现儿子身上会有一种仇父恋母的心理倾向,也就是有名的俄狄浦斯情结。后来,当心理学被发明出来,这种普遍蔓延的仇恨才有了靠谱的心理学解释。

我们仇恨的并不是父亲,而是生活代表。

生活永远是大BOSS(老板),对人提出种种可恶的限制和强迫。在一个家庭内部的父母双方之间,父亲就是生活的化身要求着孩子,所以父亲永远是孩子的敌人,而孩子永远要哭着找妈妈。

当父亲老去的那一天,他的强大崩塌,他的威胁也将解除。

在台湾作家张大春的《聆听父亲》里,他讲了一段他为父亲洗澡的故事。张大春第一次见到父亲的身体就是在球场的浴室里,那是一具你知道再怎么你也比不上的身体。大,什么都大的一个身体。吧嗒吧嗒打肥皂,哗啦啦冲水,呼啊呼啊吆喝着的身体。卡夫卡也写过,当他小时候和父亲一起洗澡,他自惭形秽地不敢走出浴室。

张大春再给父亲洗澡,已经是父亲意外摔倒、脊椎神经受伤之后,那时父亲只能躺在病床,连洗个澡都要求人。

当我用蓬蓬头冲击他那发出阵阵酸气的身体,他总是说:老天爷罚我。

老天爷为什么罚你?

它就是罚我。

在那一刻,一个句子朝我冲撞过来:这老人垮了。

我继续拿着蓬蓬头冲洗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几乎全秃的顶门,多褶皱且布满寿斑的脖颈和脸颊,长了颗腺瘤的肩膀,松疲软垂的胸部和腹部,残留着枣红色神经性疱疹斑痕的背脊。

上文让我感同身受,去年,我爸送我来北京上大学。我发现我们的交谈时时都具有冷场的危险性。

我问他:北京怎么样?

我爸说:北京好大哇。

我又问:学校怎么样?

我爸说:大学好大哇。

好大,成为爸爸对一切他所不熟悉的事情的形容词。在谈话无法继续的冷场中,我又惊又急地意识到:外物都大了,父亲自然就小了。母亲是一寸寸变老的,父亲是瞬间变老的。我们斗争了整个童年的敌人,自己缴了械。

孩子的生命被父亲惩罚,父亲的生命被岁月惩罚。都是输家,那就干脆惺惺相惜,一笑泯恩仇吧。

自贡定做工作服

女西服订做

武穴制作西服

铁岭制作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