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酝酿推出国内铁矿石期货引争议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3:39:36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我国酝酿推出国内铁矿石期货引争议

矿价高位回落后的市场避险需求,导致海外铁矿石衍生品市场扩张。中国酝酿推出国内铁矿石期货,但能否就此在矿石金融化浪潮中获取主动权,尚有变数

在推动成立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之后,中国在矿石价格形成机制的演进中再次主动求变。

10月12日,“铁矿石期货对我国钢铁产业发展影响的研究”课题在北京结题。结题会以闭门会议形式举行,发改委一官员称,“晚推不如早推”已在多方形成共识,推出国内铁矿石期货的条件逐渐成熟。

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方面称,铁矿石期货业务研究目前已在中国证监会获得立项,下一步将进行制度设计和方案对比等工作。中国开展铁矿石金融业务箭在弦上。

延宕40年的长协定价机制被打破以来,铁矿石金融化速度逐年加快。今年9月,新加坡交易所(Singapore Exchange,下称新交所)铁矿石掉期业务单月交易量已达1770.7万吨,这一规模是2009年该市场建立之初的数十倍。

海外铁矿石衍生品市场迅猛扩张,折射出矿价高位回落后巨大的市场避险需求。包括新交所在内的多家境外金融机构,正积极地在中国推广铁矿石掉期等业务,而参与其中的国内企业日益增多。这也倒逼中国尽快推出铁矿石期货,否则可能在矿石金融化过程中丢掉主动权,但其中不确定风险亦令人关注。

掉期对赌局

在中国铁矿石圈子里,每一次行业重要会议都有市场风向标的作用,诸多生产商、贸易商、钢厂鲜有缺席。

9月底,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主办了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与会贸易商代表个个心情忐忑。

和一年前相比,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从每吨180美元的高位震荡下挫至“腰斩”,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矿价大跌的阴影再次笼罩市场。

会上,推广铁矿石衍生品业务的金融机构成为焦点。新交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 Group,下称芝交所)、伦敦航运投资者服务公司(Freight Invest or Services,下称FIS)分列展台。从海外奔波而至的工作人员,用尽可能标准的普通话,为前来咨询的企业代表答疑解惑。

在主会场外,新交所单独租下一间会议室,在两天时间内安排了多次铁矿石衍生品业务培训,并从新加坡带来了化妆道具,让一名“钢铁侠”为其发放宣传单,招揽企业代表。作为最早推出铁矿石掉期交易的交易所,新交所目前铁矿石掉期清算量占全球该业务的90%。

对于传统铁矿石贸易企业而言,低买高卖、赚取价差是唯一盈利模式。在震荡上行的市场行情中,这一模式容易操作;一旦市场下行,盈利极为困难。铁矿石金融衍生品则为市场提供了做多做空的双向机制。

铁矿石掉期产品最早出现于2008年,由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瑞信(Credit Suisse)率先推出,起初并不提供结算服务。为规避私下双边掉期交易的违约风险,新交所于2009年4月推出了铁矿石掉期合约的场外(OTC)清算服务。自此,铁矿石掉期交易可以任意选择对手进行交易清算。

铁矿石掉期合约,实际是一种衍生产品合约,其价值与现货市场的价格挂钩。以新交所铁矿石掉期业务为例,该交易所的铁矿石掉期合约以62%品位的铁矿石指数价格作为交易标的,每手500吨,到期以现金结算。

这其中涉及两个价格,一个是“固定价格”,即为约定的买入或卖出的价格;另一个是“浮动价格”,即结算时的参考价格。新交所铁矿石掉期结算的参考价格,按合约到期月份的TSI(The SteelIn dex)铁矿石指数价格的月度平均值进行计算。买入、卖出价格与TSI月度平均指数价格之差,即为掉期交易双方得失。

铁矿石掉期的本质,是签订合约双方围绕铁矿石价格走势的“对赌游戏”。钢厂或贸易商能够通过这一市场寻找对手方,对冲自身在现货市场进行贸易的价格波动风险。但对于单独从事掉期交易的交易者来说,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赌局。

加入铁矿石掉期并不复杂,选择一家新交所场外交易清算会员设立清算账户,提交注册证书、最新财务报表、董事会决议等证明文件。清算会员将对客户进行信用检查,并处理申请。一旦账户获准,参与方存入足够的保证金,便可联系经纪商进行交易。

交易所、经济公司和清算会员通过收取佣金提供服务。新交所每手清算费用12美元,经纪公司和清算会员的费用需要参与者自行与其协商,一位参与铁矿石掉期交易的贸易商透露,市场手续费最低在每吨0.1美元左右。

根据新交所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7月31日,共有1047家客户参与铁矿石掉期交易,其中70%来自亚洲,较两年前增长了一倍。参与其中的经纪商公司,也从2009年的不足10家发展到目前的30家左右。

谁的新宠

一家年进口铁矿石800万吨的贸易商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铁矿石掉期提供了一种应对市场变化的手段。

从2010年初开始,这位贸易商就参与新交所铁矿石掉期交易。他说,以前想要完全匹配现货贸易进行对冲很难,市场成交量有限,几万吨在当时都是很大的量,但如今每天成交几十万吨。

去年底矿价开始下滑,令他回想起2008年的暴跌——矿价从每吨180美元左右直线下落到最低六七十美元。他的一位同行朋友当时手握40万吨矿石,净亏损超过2亿元。

“如果2008年就有这个,很多人不会亏这么多。”该贸易商说。经过两年实践,他认为掉期对公司经营是有帮助的,“在矿价下滑的时候不会束手无策”。

几个月前,矿石市场价格从每吨140美元跌至近100美元,市场对于后期能否反弹存在巨大分歧,该贸易商也无充足理由支撑其对市场走势做出的判断。鉴于没有现货库存压力,他以每吨90美元左右的价格卖出5万吨掉期合约。如此一来,当矿价跌破90美元,掉期交易即可盈利。如果矿价反弹,则立即补充现货,择机高位出手。

此后矿价下探每吨89美元,这笔5万吨的掉期合约已经盈利。但他没有立即平仓,市场随即触底反弹,掉期浮亏。他随即在现货市场买入15万吨现货,其中5万吨与掉期合约对冲,其余10万吨则在后期市场上涨中获利。因为担心市场短期内再次下跌,他并未一次性将手中掉期平仓,而是分批处理掉这5万吨合约。

上述操作手法反之亦然,当市场价格下跌时,掉期的盈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市场下滑引发的现货贸易亏损。

相对于铁矿石现货交易,掉期省去了订货、定船、报关、验关、销售等环节。

作为金融衍生品,铁矿石掉期交易风险不可忽视。上述贸易商提醒说,利用铁矿石掉期并不能完全实现套期保值,依然会有一定贴水。

更为重要的是,一旦掉期产品被当做投机产品,风险则显著放大。一名个人投机铁矿石掉期的贸易商告诉《财经》记者,今年6月其投入10万美元,仅仅数周便缩水至6万美元。

当前的市场走势难以把握,最为保险的方式就是双向交易对冲风险。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收益,但少有人敢单边赌跌涨,因为这样“没法操作,掉期波动太频繁”。受10月23日晚间欧美市场波动影响,新交所铁矿石掉期随即下滑了2美元/吨。但第二天螺纹钢期货走势在小幅波动后保持坚挺,铁矿石掉期的反应显得过于敏感。

由于影响因素较多,铁矿石掉期的规律性并不好掌握。“掉期的变动比较频繁,可能来回晃三次了,现货市场还没动。当然如果每次变动你都能猜对,就能赚钱。但如果你跟着欧美市场走,第二天就已经每吨亏1美元了。”

上述贸易商透露,真正在掉期市场活跃的,是同时操作铁矿石掉期和螺纹钢期货的投机者。在同时买入铁矿石掉期、卖空螺纹钢期货的情况下,一旦螺纹钢掉期跳水,就对两个市场进行平仓,螺纹钢期货由于领先铁矿石掉期市场,其盈利大于矿石掉期亏损,以此产生套利空间。

除了波动频繁,掉期市场还容易受到市场大户的影响。相对于现货市场,掉期市场交易量有限,15万吨的铁矿石量就可对其走势产生较大影响。而在现货市场上,这一数量仅仅是常见的好望角型矿砂船运载量,成交十分普遍。

尽管如此,还是有越来越多的贸易商跃跃欲试。今年9月26日在大连召开的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会员大会上,分享参与铁矿石掉期经历的贸易商屡见不鲜,不少尚未参与的贸易商对此表现出很大兴趣。

一些大型贸易商,尤其是国企,则对此表示谨慎。作为铁矿石贸易大户,瑞钢联、五矿等贸易商凭借雄厚财力,始终坚持在现货市场交易。即使市场下滑,大贸易商们也不轻易斩仓出场,而是坚持到市场反弹。

在金融衍生品交易方面,央企受到诸多监管限制,在掉期交易中难觅其踪。

在新交所提供的铁矿石掉期交易客户构成中,亚洲钢厂和贸易商占13%。TSI中国区经理韩逊称,在铁矿石价格波动幅度较大的月份,钢厂和贸易商的避险情绪升温,铁矿石掉期交易量也会大幅增加。

而在铁矿石价格平稳的月份,贸易商利用衍生品市场规避现货市场风险的意愿也随之降低,掉期市场成交量也相对清淡。韩逊指出,10月22日,新交所铁矿石掉期成交量只有22万吨,不难看出市场仍在观望。

矿石期货争议

海外铁矿石衍生品市场的迅猛发展,引起中国监管当局关注。

一年前,国家发改委委托大商所启动铁矿石期货课题研究,重点研究铁矿石期货对我国钢铁产业发展的功能作用和潜在的不利影响。课题组成员包括国家证监会、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首钢、河钢、鞍钢、中钢等。

我国建立铁矿石期货市场的条件良好:中国每年进口矿石量为世界铁矿石海运贸易量一半。2011年进口的6.86亿吨铁矿石中,有一半以上为现货市场的贸易矿。

中国国内从事铁矿石交易的钢铁企业及贸易商众多,这为未来期货市场交易的活跃度提供了保障。

一位参与该课题研究的冶金行业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钢铁行业主管部门倾向于尽早推出铁矿石期货,以对矿石金融化加速之势做出反应。中钢协则将此事提交常务理事会,由各大钢厂共同商议决定。

对于铁矿石期货,业内最为关心的是合约标准化问题。铁矿石期货涉及交割,铁矿石受铁品位、含硫、磷、硅、铝、水分、颗粒度等指标影响,产品价格差异较大。

铁矿石期货标的物,是国内铁精粉还是市场主流的进口矿,也存在分歧。韩逊指出,国内精粉每年实际贸易量在2亿-3亿吨,对市场的代表性有限。而选择市场上主流的海外进口矿,则涉及交割、结算以及海外矿商如何参与等问题需要解决。

大商所相关品种开发人员解释称,在标的物质量指标设计上,大商所会参考现有铁矿石定价体系标准,对单位杂质作出升贴水规范。而设计交割仓库主要是环渤海区域,因此倾向于使用国内精粉作为标的物。但大商所亦准备了备选方案,以供监管当局参考。

除标的物设计,由于期货市场对市场流动性有较高要求,容易滋生投机和泡沫经济,这就对市场参与主体的素质有更高的要求。

在国外成熟期货市场的投资者比例中,参与套期保值的各类企业以及期货投资基金所占比例较高,个人投资者相对较小。

根据世界掉期与衍生品协会(ISDA)的研究报告,世界500强中有94.2%的公司有效地利用衍生品工具来管理和对冲风险。伦敦国际金融期权期货交易所(LIFFE)商品期货中机构投资者比例占95%,期权几乎100%为机构客户。芝交所个人投资者不足20%。港交所中,个人和海外客户总计30%。

在中国期货市场中,95%以上是个人投资者,且以中小散户为主。2011年大商所客户权益在10万元以下的客户数量占有很大比例。

中国期货市场仍以投机交易为主,换手率较高,波动性相对成熟期货市场大得多,因此通过其发现的市场价格,是否能够真实反映市场供需且被钢铁产业所接受,尚需市场验证。

上述大商所人士坦言,国内铁矿石期货即使顺利推出,还将面临市场接受度的考验,“让宝钢、鞍钢、河钢这样在现货市场有一定话语权的大型钢厂接受铁矿石期货,还需要一段时间。”

武汉防尘防爆断路器

山西逆变器大全

福州粘尘胶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