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油管事故整治遭遇落地难破题须中三方合力

发布时间:2021-01-25 16:05:26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油管事故整治遭遇落地难 破题须中三方合力

中国政府正在打响一场以消除油气管道隐患为目标的攻坚战,以应对当下屡禁不止的管道占压和打孔盗油事件,控制油气管道事故的多发势头。  2014年9月1日,国务院安委会下发《国务院安委会关于深入开展油气输送管道隐患整治攻坚战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加快隐患整治进度,争取利用3年左右时间,完成全部隐患整治工作。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查阅各地方安监局的官方网站,截至发稿,只有河南、广东、江苏等少数省份明确发文,表示将尽快落实《通知》要求,出台相关办法。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短短3年内完成油气管道隐患的治理挑战很大,需要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之间的密切配合,通过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企业、地方政府的责任,构建完善的监管体系,尽快建立起油气管道安全运行的长效机制。  管道安全挑战重重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获悉,《通知》出台前,由国家安监总局牵头,国家多个相关部门参与的国务院专题调研组,深入山东、新疆、甘肃、江苏等地调研管道安全运营和保护的情况,调研的结论部分体现在《通知》中。  国务院安委会在《通知》中指出,由于整改难度大、涉及方面广、资金需求量大以及历史遗留问题多等原因,隐患整改进度比较缓慢。同时,破坏损害油气输送管道及其附属设施的行为仍然十分严重,管道周边乱建、乱挖、乱钻问题非常突出,导致油气输送管道事故呈现多发势头。《通知》针对现状提出要加强建立健全工作机构、严格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切实落实地方政府安全监管责任等八个方面的工作。  中国石油大学刘毅军教授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通知》针对现存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但如果不能够尽快将各项措施在地方层面细化,并落实到位,依然很难实现3年内消除所有管道安全隐患的目标。  《通知》下发前夕,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历时一周,跟随“能源中国行”活动前往江苏、浙江、山东等地实地调研,发现管道企业自发的整改已经在进行中,大多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在全面清理违规占压、打击打孔盗油等影响管道安全运行的问题上,却受到诸多因素制约,困难重重。  刘毅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建议,应鼓励在高危和问题高发的地区先行试点,探索建立油气管道保护的体制和机制。   国务院安委会今年6月16日在辽宁大连召开的全国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整治工作推进会上透露,安委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油气管道安全专项排查整治的过程中发现,目前依然存在政府管道保护监管责任难落实、部分地方规划统筹不科学、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等突出问题。  时隔两个半月后《通知》出台,首次明确国务院决定成立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整治工作领导机构,各地区、各有关中央企业成立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整治工作专门机构,包括建立起省级、市级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整治工作机构,并落实责任单位、资金和时限。  刘毅军说,中央层面领导机构的成立和对地方政府责任的明确是《通知》中最大的亮点之一,将有利于形成倒逼机制,推动管道运行安全保护。  协调力度影响整治进展  青岛11·22事故发生后,中国石化集团公司要求下属企业排查厂内、厂际的原油、成品油、液化气、天然气和原料互供的管道,重点排查涉及穿跨越江河、悬空的管网,有管网的涵洞、涵管和其他设施,以及与市政、公用工程管网有交叉的复杂地段。  中国石化仪征化纤、镇海炼化、金陵石化、黄岛储气库、册子岛储气库的管道主要以厂内为主,企业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企业内部的相关排查和整改工作均接近尾声,管道运行数据基本收集完毕,需要整改的内容已基本落实到项目、资金和人,金陵石化甚至用数据建立了三维立体数据图库,随时跟踪分析管道的运行情况。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企业自己能够独立解决的管道安全隐患,大多进展较快。但对于需要地方政府协调支持解决的长输管道部分,企业普遍反映解决难度较大,需要国家层面加大统筹协调的力度。  广饶恒宇科技集团厂区和山东省商河县龙桑寺镇政府办公大楼建在输油管道的上方,恒宇科技轮胎生产车间的部分管道直接安装在输油管道正上方,周边遍布高温蒸汽管线,处于输油管道上方的生产设备震动较大,已被中石化管道储运有限公司列入到重大安全隐患,将采取重建管道的方式消除隐患,而龙桑寺镇政府办公大楼的占压问题却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据石油公司人士表示,隐患整治的协调难度太大,后开工的管道不能依法避让先建设的输油管道,一些地区由于城市建设而形成的占压和地下市政管网交叉的隐患不能得到有效治理。而即便石油公司愿意承担隐患治理费用,相关方索要的赔偿费甚至一度高于隐患整治费用,加之企业没有执法权,拆除管道上的占压甚至比城市拆迁还难,需要相关部门加大协调的力度。  按照《通知》要求,相关企业要完善管道设施标识、加强城镇区域线路巡查、进一步细化隐患整改措施和方案。对于本企业能够自行解决的隐患,要落实责任单位、资金和措施,争取1年内完成;对于需要政府协调支持解决、必须改线或拆迁占压物等隐患,要逐项说明具体情况,及时报告所在地地方政府安委会和管道保护主管部门,请其协调解决。  亟待建立长效机制  一度被寄予厚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下称《管道保护法》)实施近四年以来,对管道的占压和打孔盗油事件也并没有因此消声灭迹。  《通知》披露,自2013年底全国开展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以来,各地发现油气管道隐患3万处。如果按照中国现有的管道9万公里计算,约3公里就有一处管道隐患。在刘毅军看来,这足以说明油气管道安全的严峻形势。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注意到,在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本年度十项重点工作任务中,推动出台《管道保护法》配套办法位列其中。  刘毅军认为,尽快完善《管道保护法》的配套办法,将有利于增强基层的执行能力。同时应尽快建立起油气管道保护的短期、中期和长期解决方案,其中《通知》中的各项规定可视为中期的过渡性方案,还需要尽快建立起长效的机制。  记者还注意到,《通知》对相关各方的责任均有明确的界定,覆盖企业和地方各个相关政府部门,如城乡规划部门、住房城乡建设部门、公安部门、国土资源部门等。  刘毅军坦言,地方政府对油气管道安全重要性的认为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应鼓励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依据实际情况,灵活地处理,尊重实践中首创性的摸索,总结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经验。  依据国务院安委会的时间表,将从2014年9月至12月,集中开展油气输送管道行业领域“打非治违”专项行动;2015年6月前完成排查出的全部重大隐患和形成密闭空间隐患的整治工作,2016年6月前隐患整改率达到80%;2017年6月,完成排查出的全部隐患整治工作。  “对新建的管道应严格按照法律,在规划和建设阶段避免出现问题;对历史遗留问题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我建议进一步明确企业的主体责任和地方政府安全监管责任,对影响管道安全的问题,按照不同类型提出不同解决对策。”刘毅军强调,管道安全具有特殊重要性,应加强顶层设计,比如相关政府部门要在管道执法的部门设置上有所突破,通过增列财政专项支出的方式,在执法部门内部建立起管道维护安全的力量。与此同时,从长远制度上,不应鼓励中央企业和地方政府通过私相授受的方式解决问题,应在新的治理结构下,探索中央企业和地方政府建设解决管道安全问题,特别是一览问题的规范、透明的制度渠道。  此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梁仰椿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应效仿欧美管道运行相对成熟的国家,将管道安全纳入到国土安全体系中,并建立起整套覆盖中央、地方和企业的监管体系。

50平米装修效果图

西安家庭装修效果图

济南房屋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