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走出去并购日本企业进行时-【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3:04:44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6月底,苏宁电器(002024)宣布将以12日元/股认购日本的电器卖场Laox总额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730万元)定向增发股份。此事一出即引来各方热议,随着近期披露的Laox涉嫌操纵股价一事,各方人士对此项收购更是争论不休。为此,本报记者就中国企业收购日本企业之事采访了北京和君咨询有限公司中日企业并购中心项目经理朱毓森。

朱毓森曾在日本学习、生活、工作了近9年,对日本社会,特别是日本的商业习惯有深入的了解。

记者:您如何看待近期苏宁电器收购Laox公司?

朱毓森:此项收购额度不大、风险也不大,不具有普遍意义。

记者:我国企业最早完成对日本企业的并购是2001年上海电气(601727)对日本秋山印刷的收购,此后,又有上海电气收购池贝、三九制药收购东亚制药等,这些收购对中国企业有什么积极意义?

朱毓森:这些并购案例说明中日两国经济实力已经发生了变化,我国企业已经具备了并购日本企业的实力,同时日本资本市场和企业现状客观上也为中国企业并购提供了机遇。

近年来,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发育,中国企业的支付能力和购买欲望都在不断增强。2007年8月,中国的股票总市值超过了日本。目前,两国的股票总市值也基本差不多。可是,与中国资本市场的突飞猛进相比,日本资本市场始终萎靡不振,自从38000点的高点一头扎下来后,目前仅维持在9000点左右,几乎是高峰期的零头。与之相对应的是,一些非常有实力的日本企业股票市值非常低,市净率低于1的好企业比比皆是,这客观上为我国企业提供了很好的并购机会,如国内比较熟悉的NEC,目前市值仅有34亿人民币,市净率0.83,JVC市值仅有40亿,市净率0.7。而日本近年通过的《三角合并法》,也为用换股方式并购日本企业创造了条件。

另外,我去年到日本参加中日投资与技术转移论坛,拜访日本企业并购中心(东京证券交易所一部上市企业)时,发现日本近200万家中小企业中,有1/4面临后继无人的问题。这些创业企业家年纪都大了,但是子女不愿意继承,更倾向于卖掉。这些企业大部分都是经营良好的盈利企业,通常也有很好的技术和实力。这对中国企业来讲,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对引导我国企业产业升级有相当重要的作用。

记者:与收购欧美企业相比,中国企业收购日本企业有些什么特点?

朱毓森: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特点:一是数量少、成功率高,基本实现了双赢。在收购日本机床业的鼻祖池贝株式会社后,上海电气获得了池贝“U轴加工”等机床加工的先进技术,进而获得了大中型和小型数控机床加工的先进技术,而秋山印刷则通过与上海电气的合作实现了扭亏为盈。

而通过收购日本地方老牌名企东亚制药,三九制药在日本市场获得了30种以上的非处方药的生产许可及东亚制药60多年来在中药市场中积累出来的中药商品化的宝贵经验。而东亚制药则通过三九集团的在日本的销售渠道,进一步扩大市场,提高销售,并确保了稳定高品质的中药原材料来源。

二是并购金额相对较小。目前并购日本企业动用资金最多的是无锡尚德收购MSK,当时据称最后要动用3亿美元,但由于支付是分阶段进行,最后究竟动用了多少不得而知,而上海电气收购秋山印刷只动用了3000万日元,这和中铝、中石油动辄动用上百亿美元进行收购没法比。不过,这也符合对日并购的现实,因为被收购企业股价低、多为制造业企业而不是能源类企业。

三是被收购标的和欧美有很大不同。大多是制造类企业或服务类企业,实际的收购标的是研发能力、市场渠道或品牌而不是单纯收购资产。

记者:收购日本企业需要注意些什么问题?

朱毓森:在收购日本企业时,需要注意以下问题:一是要对日本进行深入的了解,包括国民性、法律、商业习惯和企业家思维等。虽然都是东亚国家,但实际上中日两国商业习惯差距很大,在对外国企业的天然抵触、企业家对待企业的态度、行业组织的作用、信誉等方面,日本企业都很独特;二是要选准收购对象。收购日本大型企业、知名企业、敏感行业(航天航空、核能开发、武器制造、精密仪器等)难度太大,应该以拥有先进技术的中小企业为主;三是注意收购方式。在日本,虽然要约收购已经没有太大的法律障碍,但是执行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记者:日本政商界对中国企业收购日本企业持什么态度?中国企业应如何对待?

朱毓森:应该说,日本的政商界对中国企业收购日本企业内心肯定是抵触的。不仅仅是对中国,对其他国家也一样,这是日本国民的性格。

日本的政府机构在处理外资并购日本企业方面非常有经验。2007年1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对外资并购日本企业增加了一些新的审批内容和文件要求,为了化解这些障碍,主要的办法有两条:一是利用好日本的各种经济组织和关键人物;二是要放低姿态,谦虚以对,以帮助者、共赢者而不是侵略者、占有者的姿态出现。

记者:在收购日本企业方面,中国政府和企业界还有哪些工作需要改善?

朱毓森:目前国内对日本的重视和了解不够,基本上局限于理论界,没有把并购日本企业的重要意义提到应有的高度,缺乏有效的执行机构。要真正解决操作层面的问题,需要政府重点扶持,发改委、商务部应该像上个世纪90年代初那样列出重点扶持企业名单。政策上,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如在外汇管理额度的审批方面;同时,要加强与日本各经济团体的联系,特别是各类中小企业的经济团体;还要发挥各类中介组织的作用,规范运作。

广东省肇庆商情沼泽挖掘机出租

包子

打井公司

污水一体化处理设备江淮吸粪车

喝过爱飘飘酵素后的好处

100吨电子地磅